SCP-999

項目編號:SCP-999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999 只能在容器中自由行走。目标任何时候不得离开容器或者接触设施的地面。容器内须保持清洁并且每天两次给目标进食。所有人员在没有其他任务或者休息的情况下都可以进入SCP-999的容器内。在目标无聊的时候应该与它玩耍,并且须用冷静,不含威胁的口气与它进行对话。

描述:SCP-999是一个巨大,无规则形态,黏胶状的橘黄色半透明粘稠物体。它的重量是54千克(120磅)。其密度相当于花生酱。目标的形态大小会经常变化,但大多数情况下和一个大豆袋椅相近。SCP-999是由一种类似油质,目前科学界未知的物质所组成的。除了橘黄色物体外面包裹的一层半透明薄膜外没有其它的组织。

目标拥有与狗相似的顽皮的性情。当接近目标时,SCP-999会表现得异常地兴高采烈,蠕动到最近的人类身边并跳到他们身上。然后使用两只触手拥抱住他们,同时用第三只手蹭他们的脸,并且发出尖锐的咯咯笑声和咕咕声。根据接触对象的不同,SCP-999的体表会散发令人愉悦的气味。记录下来的气味有巧克力味,洗衣液味,培根味,玫瑰味和Play-Doh™味。

触碰SCP-999的表面会立即让人产生一种精神上的愉悦,并且在与SCP-999接触时这种感觉会增强,即使与目标分开后依然会持续很久。目标最喜欢的行为是互相挠痒痒的战斗,一般是将人从脖子以下全部包裹住不停地挠痒直到他们求饶为止(尽管它常常无视这个请求)。

目标会接触任何人,但它对那些不开心或者受到伤害的人更感兴趣。不管人们受到了多么大的伤害,与SCP-999接触后都会被治愈,并对人生前景充满乐观。将SCP-999的黏液用于制造抗抑郁剂的可能性曾被讨论过。

關於目標頑皮的行為,SCP-999似乎對一切動物都有愛(尤其是人類),它拒絕食肉並且勇於犧牲自己解救他人,甚至會跳起來為人擋下一顆射向他的子彈。(關於目標智商的討論一直在進行當中:儘管其行為相當幼稚,但可以理解人類的語言和大多數現代科技,包括槍支。)目標的飲食主要由糖果和甜食組成,M&M's™巧克力豆和Necco™威化是它的最愛。其進食方式與阿米巴蟲相似。

附錄SCP-999-A:以下是一則實驗報告,實驗希望通過讓SCP-682與SCP-999接觸來限制SCP-682的狂暴。

SCP-999被放入SCP-682的容器內,SCP-999立即向SCP-682蠕動。

999:(興奮的咯咯笑聲)

682:(不解地呻吟,咆哮著)這是神馬?

SCP-999移動到SCP-682正前方,像狗一樣上下跳著,伴隨著尖銳的叫聲。

682:(呻吟)噁心死了…

SCP-682立馬沖向SCP-999並把它揍扁了。就在實驗人員決定終止實驗的時候SCP-682開始說話了。

682:(嘟囔著)嗯?(莫名其妙狀)這是…(低音,有點像輕微的咯咯聲)我感覺整個身體…都癢極了…

SCP-999能從SCP-682的腳趾爬上來,沿著它的一側,緊貼在它的脖子上,並開始用偽足輕輕地摸索著。SCP-682的臉上慢慢地延展出寬咧的笑容。
682:(重度的咯咯聲)我感覺…好…高興。高興…(笑了起來)…高興…高興

SCP-682重複了“高興”這個詞好幾分鐘,從偶然地發笑變成了不停地大笑。大笑持續著,SCP-682轉過身來躺著,尾巴以駭人的力量擊打著地板。

682:(憤怒地大笑)停下來!不要再撓痒了!(依然笑著)

SCP- 682和SCP-999持續著“撓痒癢大戰”直到SCP-682終於虛脫,像是睡了過去,臉上還浮現出像是微笑一樣的表情。15分鐘都沒有動靜後,兩個D級人員進入房間收回了SCP-999。當SCP-999離開後,SCP-682立即甦醒並從其體內放出一種無法識別的能量波,瘋狂地笑著。

在能量波範圍內的所有人員都陷入到瘋狂的大笑當中,這使得SCP-682得以逃脫並一路屠殺。在這期間SCP-999傾其全力救人,將他們帶到安全地方從“發笑波”當中恢復。於此同時特工們壓制並重新收容了SCP-682。

儘管SCP-682給設施帶來了巨大的破壞,面對這個生物SCP-999並沒有表露出恐懼。事實上它做出了還想和SCP-682一起“玩”的手勢。但是SCP-682卻表示:“那個噁心的小鼻涕塊應該被[數據刪除]死。”

████博士的備忘錄:“儘管實驗不成功並以慘劇收場,這卻是我見到過最好玩的事。我從來不覺得有哪一天我會用'可愛'來形容SCP-682。請盡快發給我一份實驗錄像的拷貝。”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