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96

項目編號:SCP-096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96應被一直收容於一間5m × 5m × 5m的鋼製氣密立方體隔間中,每週必須檢查隔間有無裂縫或孔洞。SCP-096的隔間內絕對不允許出現監控攝像機或任何類型的光學工具。安保人員應使用預先安裝的壓力傳感器和激光探測器以確認SCP-096是否處於隔間中。

若無███博士和O5-█許可,嚴禁製造SCP-096的任何照片、錄像或肖像畫。

描述:SCP-096是一個約2.38米高的人型生物。對象幾乎沒有肌肉,初步的體重分析表明其有輕度的營養不良。其手臂與身體嚴重不成比例,每隻長約1.5米。大部分皮膚完全不含色素,體表無毛髮。

SCP-096的頜部張角可達一般人類正常頜部張角的四(4)倍。除了眼睛沒有色素之外,其餘面部特徵與一般人類相似。不清楚SCP-096是否失明。未發現它有高級腦功能,它也不被認為有智慧。

SCP-096通常極其溫馴,隔間內的壓力探測器顯示其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裡都在東側牆邊來回踱步。但是,當有人看到SCP-096的臉時,無論是直接看到,還是看到了視頻,甚至是看到了照片,它都會進入嚴重的悲傷狀態。SCP-096會用手蒙住臉,開始尖叫、哭泣並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大約在被看之後的一(1)到兩(2)分鐘時,SCP-096將沖向看到它的臉的人(從此刻起用SCP-096-1代指)。

記錄中SCP-096的速度從三十五(35)km/h至███km/h不等,似乎取決於與SCP-096-1間的距離。此時,任何已知的材料和方法都無法阻止SCP-096前進。SCP-096-1的實際位置似乎不影響SCP-096的反應:它好像天生就能察覺到SCP-096-1的所在地。注:觀察其藝術性繪畫不會激發此反應(參見文件096-1)。

SCP-096一到達SCP-096-1所在地就會殺死並[數據刪除]SCP-096-1。100%的事例中SCP-096-1完全不剩一點痕跡。接下來SCP-096會坐幾分鐘,然後恢復鎮靜,再次變得溫馴。之後它會嘗試回到其自然棲息地,[數據編輯]

由於對象存在引發包括對基金會秘密性的破壞和大量平民喪生等在內的大規模連鎖反應的可能性,回收對象的工作應被視為Alpha級優先事項。

███博士已提交了立即處決SCP-096的申請(參見採訪096-1)。命令待批。處決命令已被批准,將由███博士在[數據編輯]日執行。參見事故-096-1-A

——

採訪096-1音頻記錄:

採訪者:███博士
受訪者:█████████上尉(已退役),回收小隊Zulu 9-A的前指揮官
回收事故#096-1-A

<記錄開始>

[████████ ████████時間,研究Area ██]
█████████上尉:初次回收任務永遠那麼操蛋。你不知道那鬼東西能幹什麼,也不知道那幫實地技術員能七拼八湊出啥信息來。他們能告訴你發生啥事了都算你走運。他們讓我們“套個袋貼標籤就行”。狗日的一點沒說不能看那個混賬東西的事情。

███博士:你可以把任務介紹一下嗎?

█████████上尉:好的,抱歉。我們有兩架直升機,一架和我的隊伍一起,另一架跟Zulu 9-B和██████博士一起作為後援。我們在巡查路線北邊大概兩公里的地方發現了目標。我想他1當時臉沒對著我們,要不然他當場就把我們都乾掉了。

███博士:你的報告上說SCP-096對當時的寒冷沒有反應?那可是-██℃。

█████████上尉:其實是-██。然後,對,它光著個屁股連抖都不抖一下。總之我們著陸了,接近了目標,██下士已經準備好套袋了。這個時候██████博士來了個電話。我轉身接電話,就是這動作救了我。目標一定是轉了過來,我的整個小隊都看到了它。

███博士:就是那個時候SCP-096變得激動了嗎?

█████████上尉:嗯。[受訪者頓了一秒之後繼續]對不起。剛才心裡有點發毛。

███博士:沒事兒。
█████████上尉:好。嗯,我沒看到它的臉。我的小隊看到了,然後他們徹底付出了代價。

███博士:能說得詳細點麼?

█████████上尉:[停頓]好,好。它開始沖我們尖叫,還哭了。但不是動物的嚎叫,聽上去完全就是個人。真他媽詭異。[再次停頓]它把██下士抓起來撕掉一條腿的時候我們開火了。天哪,他尖叫著讓我們救他……操……總之,我們子彈一發接著一發,打得它血肉橫飛。屁用沒有。它開始[數據刪除]他的時候我都快瘋了。

███博士:這個時候你下令使用了[移動文件的聲音]AT-4 HEDT發射器?

█████████上尉:反坦克武器。從SCP-███逃跑的時候起就帶著了。我見過這種東西像撕衛生紙一樣打穿坦克。對目標也是這個效果。

███博士:SCP-096受到了很大傷害?

█████████上尉:它一步都他媽沒退。它繼續摧毀我的小隊,但是半邊身子沒了。[他在自己的軀幹上比劃了一個大大的半圓]

███博士:但它確實受傷了?

█████████上尉:如果是這樣的話,它也沒表現出來。它全部的器官、全部的血肯定已經沒了,但它完全沒意識到。不過它的骨骼結構完全沒事。它一直在摧毀我的小隊。
███博士:所以結構上沒有真正的傷害。你估計朝SCP-096發射了多少子彈?

█████████上尉:最少嗎?一千發。我們的艙門機槍手用GAU-19對著它射了最少二十秒。他媽的二十秒。六百發.50子彈打進那東西身子裡。還不如朝它吐口水。

███博士:這時Zulu 9-B到了?

█████████上尉:是啊,我的小隊也死光了。Zulu 9-B努力把袋子套到它頭上,然後它就坐下了。我們把它帶上直升機運了回來。我不知道我怎麼會沒看到它的臉。大概上帝或者佛祖或者誰覺得我該活。傻逼。

███博士:我們有一幅藝術家創作的SCP-096臉部畫像。你想看嗎?

█████████上尉:[停頓]那個,在聽到那東西的尖叫和我的手下的尖叫之後,我不想給我聽到的聲音再配上一張臉了。不。就是……不。

███博士:好的,我覺得就到這裡吧。謝謝你,上尉。

[聽到椅子移動,離開房間的腳步聲。確認█████████上尉(已退役)已離開採訪室22。]

███博士:這是一個公開聲明:我正式請求盡快處決SCP-096。

<記錄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