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0 Years Later

仇恨之星SCP-1548不清楚地球人何時終止了對它的觀測。說實話,它並不關心。就讓他們試著忽視它吧。讓它在沉默之網中“被收容”。末日來臨之時,這對人類沒什麼好處。而末日確實來臨了。當仇恨之星倦怠而凌亂地將冥王星撕裂,它驚愕地發現地球不再有人居住。它一直懶得確認地球的情況,但事實已如此了。製造毀滅的熱情大大地受挫,仇恨之星向太陽前進,迅速破壞它所經過的行星。它在離地球相當接近的時候停下了,伸展出能量場,防止自身的重力井將地球撕裂。仇恨之星十分滿意自己不會遭到打擾,它開始細細探究這一小塊泥巴球。它發出了恆星式的嘆息。這小泥巴球狀況真糟。在軌道上漂浮,如混亂的光暈一樣圍繞著地球的太空垃圾,並不是它僅有的麻煩。他們還把海洋也抽乾了。城市變成了強輻射坑洞,其中一些仍然因破裂原子的能量而悶燒著。

“你乾了些什麼,人類?我是說,我知道你喜歡搗毀自己的小巢,但這簡直是令我噁心。”它將自己拉近,從更近距離觀察。啊。出怪事了。他們把所有SCP都放出來了。更像是失去了對它們的控制。基金會那些過分自信的白痴,終於迎來了自身造成的惡果。紅血池像馬達加斯加一樣大。沒錯,682在曾經是澳大利亞的燒焦沙坑里遊走。當仇恨之星的意識涉及682的時候,後者抬起頭來。仇恨之星輕蔑地將682消融為蒸汽,然後繼續搜尋,它的意識掠過剩餘的城市,並且深入到地球內部,尋找久遭遺忘的眾多基金會基地。仇恨之星看見了173,它在崩塌收容建築的走廊裡徘徊,如同一個最微小的污點。

仇恨之星的意識,在曾經保存076石棺的巨大強化收容室里短暫停留。黑石被擊碎而裂開了,在其底座附近,有人用白色染料留下簡短話語。

“We're cool now'.我們不必再爭執了。自以為是,而又孩子氣。現在我只是失望而已。”

機構設施在巨大的能量爆發中消失,仇恨之星繼續前進。它最後一次在曾經是太平洋的區域上方停留,注意到燒焦海床中的某種不尋常物。那是一立方米大小的石板,表面上刻有以十數種語言所寫作的文字。首先,是在人類那麼喜愛的原始恆星體系之中標出的一系列坐標。然後,是一條留給它的簡短信息。觀察,然後破壞這個標記物。

仇恨之星遠離地球,惱怒地將意識投向虛空。它到底應該觀察什麼?

“等我逮著你……”

接下來,它發現了目標。極微弱的能量流,紅移得如此遙遠,幾乎毫無行跡。一大列大型宇宙戰艦,以高速遠離——

“絕不可能。不!

仇恨之星將那石板標記撕開,顯示出了第二條訊息——掩蓋在沙礫之下,混凝土打造的字母。

“愛因斯坦搞錯啦。有本事就來追咱們。(Catch us if you can)”

……

完。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