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記錄-T-98816-oc108-682

實驗記錄T-98816-OC108/682

針對SCP-682的SCP交互處決試驗

由於SCP-682具有高度的攻擊性,適應性及智慧,在O5指揮部的許可下,已下令進行處決試驗。基於對其可能發展出來的免疫能力(由於SCP-409的失敗)以及適應性的顧慮,所有試驗必須先在取自SCP-682的組織樣本上進行測試。此步驟只能在O5指揮部的命令下方可略過。

--

項目:SCP-689

樣本測試記錄:
在O5指揮部命令下略過

處決試驗記錄:
將SCP-682暴露在SCP-689下。熄滅收容區中的光源。在光源關閉5分種後重新開啟。SCP-689呆在原來的位置。SCP-682在一池灰黑色的液體中,沒有觀察到生命跡象。D級人員在兩位特工的監視下進入收容區,以親身確認SCP-682的死活。在D級人員於收容區踏出第三步時,SCP-682暴起攻擊D級人員。SCP-682突破收容後逃脫,並在途中殺死一名特工。另一名特工亦因在測試中的意外觀察而被SCP-689殺死。

註釋: SCP-682似乎在常規理解上不能算作“活著”,或者對SCP-689免疫。另外,在這次實驗中SCP-682似乎表現出有關於SCP-689的知識,或能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它的作用,從而能"裝死"逃脫。

--

項目:SCP-017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無意外地被SCP-017“吞噬”。

處決試驗記錄:
將SCP-682暴露在SCP-017下。SCP-682發出數次尖銳的嚎叫,損壞了幾個記錄儀器。聲音包含數個波長,並被職員報告為“最恐怖的咆哮”。SCP-017似乎開始蹣跚而行,退到收容區域內最遠的角落中。SCP-682試圖同時突破自身和SCP-017的收容。特工將SCP-682鎮壓後移走。SCP-682聲稱:“你們這堆發臭的組織;你們不會[數據刪除]”

註釋:尚未確認SCP-682是通過某種方式對SCP-017造成了損傷,還是與它進行了交流。正在分析記錄下來的聲音。

--

項目:SCP-162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無意外地被糾纏住。

處決試驗記錄:
將SCP-682暴露在SCP-162下。SCP-682開始猛烈掙扎,發出咆哮並對測試人員出言侮辱。SCP-682陷入SCP-162中,主要是下肢,頭和左前肢部位。被糾纏部位由於SCP-682的掙扎,受到了巨大的損傷。在持績暴露四分鐘後,SCP-682從SCP-162中掙扎開來,切斷了它的下顎和左前肢,並對身體多部位的組織造成嚴重損傷。SCP-162仍然糾纏在SCP-682的左前肢上。SCP-682突破收容,使用SCP-162與多名特工,職員和研究員對抗,造成十一人死亡,八十六人受傷。SCP-162及其前肢在重新建立收容後從SCP-682身上移走。在對SCP-162重新建立收容時又有兩人死亡。

註釋:██████將軍要求Noaqiyeum先生以及涉及批淮此次測試的職員前往站點指揮部進行紀律聆訊。


項目:SCP-061

樣本測試記錄:
在O5指揮部命令下略過

處決試驗記錄:
將SCP-682暴露在SCP-061下。SCP-682在SCP-061暴露下進入“放鬆”狀態。對SCP-682下達“臥下”指令。SCP-682毫無反應。指令重複兩次後,SCP-682才降下身體。注意到其行動非常遲緩且愚鈍。對SCP-682下達“翻過來”指令。SCP-682毫無反應。指令重複3次。SCP-682顫抖了幾次,稍微翻身後回到原來的姿勢。指令重複6次。SCP-682似乎開始強烈抵抗,掙扎著爬起後又倒到地上。對SCP-682下達“站起”指令。SCP-682迅速爬起並突破收容。SCP-682無視了所有下達給它的指令。數名特工和職員作出反應試圖重新建立收容。SCP-682發出一道高音調的"尖叫"。在其十五米半徑範圍內的人突然進入“放鬆”狀態,與暴露於SCP-061一致。在被攜帶特殊裝備的應急反應小隊重新收容前,SCP-682吃掉了數名職員。SCP-682適應得來的"音波打擊"能力在兩星期後消失。

註釋:正在研究SCP-682是如何將SCP-061整合進它的生物系統裡的。

--

項目:SCP-053

樣本測試記錄:
無,在O5指揮部命令下略過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引進SCP-053的收容區域中。SCP-682表現非常困惑,且沒有受到SCP-053影響的跡象。SCP-053似乎害怕SCP-682,並躲在她的收容區中一把椅子的後面。SCP-682伏在地上,把頭部靠在地上一動不動。SCP-053接近SCP-682,在猶豫了幾秒後,碰了SCP-682幾下然後迅速躲回椅子後面。SCP-682沒有任何反應。SCP-053再次接近SCP-682並且輕拍它的頭,使它從前鼻孔中呼氣。SCP-053拍著手蹦跳了幾下,然後擁抱了SCP-682的頭部。在實驗的剩餘時間內,SCP-682似乎處於十分馴服的狀態,只作出了兩次低烈度的逃脫嘗試。觀察到SCP-053把玩具和一些其它的物品拿給SCP-682,並用蠟筆在它前端的硬殼上畫畫。

在測試階段結束後,進入收容區的職員立即遭到SCP-682的攻擊,造成二人死亡,五人受傷。SCP-682被收容並移往獨立的收容單元。在SCP-682被移走後,觀察到SCP-053哭了幾分鐘。

註釋: SCP-682的反應由於數個原因都值得注意。首先,這是少數SCP-682在和生物組織接觸後卻沒有進入“狂暴”狀態的事件。其次,由於SCP-682的缺乏反應,這次實驗引起了對SCP-053的物理構成與成分的疑問。其三,這次實驗提供了一個進行長期收容的可能途徑。然而,將兩個高度危險的SCP項目放在同一個收容單元中是不太可能被允許的。

--

項目: SCP-123

樣本測試記錄:
組織樣本被核心吸收。

處決試驗記錄:
在審核SCP-162與SCP-682之間的測試後,本測試被取消。SCP-682操控SCP-123可能引起的問題目前過大。如果可以通過某些手段使SCP-682完全無力化,且沒有潛在的逃脫和迅速適應的可能性,方案可以被重新考慮。

--

項目:SCP-173

樣本測試記錄:
無,在O5指揮部命令下略過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引進SCP-173的收容區域中。SCP-682發出幾聲震耳的尖叫,然後迅速將自己擠靠在離SCP-173最遠的牆上,一直盯著它。SCP-682持續盯著SCP-173六個小時沒有眨眼。裝備有大口徑狙擊步槍的特工受派遣,射瞎了SCP-682的眼睛,同時停止了所有對SCP-682和SCP-173的觀察。

在恢復觀察後,SCP-682倒在地板上,在頭部,脖子,和腿部有幾處傷痕。在SCP-173的“手”上粘有一些SCP-682的身體組織。SCP- 682迅速的恢復損害,然後移向另一面牆,在身體的不同部位生長出眼睛,其中很多覆蓋有厚質"罩子"狀透明甲殼。儘管特工和基金會職員又作出阻礙嘗試,SCP-682仍持續觀察了SCP-173達十二小時。SCP-682被允許退出收容區域,並在臨時收容措施中被重新控制。

註釋:回顧這次實驗,似乎是由於體型差異巨大,SCP-173無法對SCP-682造成致命傷害。如果SCP-682的身體質量因損傷降低到與SCP-173同一等級,這次實驗可能可以重複。

--

項目:Clef博士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引入實驗區域。Clef博士被引入實驗區域。SCP-682和Clef博士互相盯著對方大約3分鐘。在SCP-682的持續凝視下,Clef博士緩慢地朝實驗區域外退去。Clef博士嘗試打開實驗區域的門。發現實驗區域的門被鎖住。報告稱Clef博士大聲咒罵幾句,然後把一個未知的裝置附在門上,在整個過程中其雙眼一直盯著SCP-682。Clef博士引爆了門上的一個小型塑料炸藥,導致了一場收容失效。SCP-682繼續凝視。Clef博士啟動了二級緊急鎖定門並宣告了部分的收容情況。SCP-682沒有反應。Clef博士進入實驗觀察中心。

兩分鐘後,儘管仍留在了實驗區域內,SCP-682不知如何地殺死了計劃的領導,███████博士,其脖子與和控制面板相撞造成的鈍力衝擊外傷而折斷。

註釋:這是我們一直堅持的官方說法。因為另一個說法,即有人試圖蓄意把Clef博士和SCP-682放到同一個房間以試圖謀殺他的事,是完全難以置信的。 O5-7

--

項目:高空衝撞

樣本測試記錄:
被O5-██否決

處決試驗記錄:
測試被O5-██否決

註釋:認真的嗎?我是說…你是認真的嗎?從飛機中把它丟出來讓它墜下……誰在[數據刪除]

--

項目:一名普通人類小孩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當SCP-682被引入房間後,孩子開始尖叫和哭泣。對象立即被SCP-682吃掉。

備註:好吧,看來這不太管用。可能孩子的哭聲讓682感覺到敵意……客座研究員W博士

--

項目:一名普通人類小孩,使用藥物抑制其過激情緒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小孩站立並微笑,對著SCP-682咯咯傻笑,未展現出恐懼。SCP-682吃掉了對象。

註釋:嗯……也許我們可以再試一次。我保證總有個孩子可以像SCP-053一樣和它做朋友…客座研究員W博士

--

項目:客座研究員W博士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目標在恐懼中尖叫並用力擊打測試設施的門,乞求著讓他出去。對像在進入3分鐘後被SCP-682吃掉。

註釋:幹他媽的虐待狂混蛋。我對那個混蛋一點同情心都沒有。把小孩送到那怪物面前?搞什麼鬼…助理主任Clef

--

項目:█████W ██████████切割用激光

樣本測試記錄:
在樣本適應為拋光鏡面之前成功將其對分了13次。

處決試驗記錄:
在多次嘗試後,SCP-682的主體於T+7:13時成功被切成二等分。在那兩半(後稱為SCP-682-A和SCP-682-B)再生時,死亡殘骸被移出房間。在再生階段完成後,SCP-682-A和SCP-682-B似乎調查了周圍環境並互相評估對方,推測是在預判攻擊。注意到表明有內部變化的表面波動,但所有外觀的變化都因過於迅速地出現和消失而難以進行恰當的描述。兩個體都在臉部,脊柱和前肢上長出了高能生物發光器官,通常以數秒為周期反复形成,脈動,然後再次消失。

於T+35:42時,SCP-682-A和SCP-682-B同時倒在地板上,失去所有生命跡象,並在接下來的48小時內保持該狀態。於T+84時,再次使用激光切割SCP-682-A及-B,以試圖分割為更容易處理的小塊,激光束被其皮膚折射,導致房間受到輕微損傷。由於-A和-B保持不動,儘管會增加逃脫的可能性,仍將2名D級人員釋放進房間。在他們進入房間的一瞬間,[數據刪除]。

在外部探測到監視設備的技術性故障以及實驗室被突破,導致安全協議T-98816-OC108/682-N147啟用。在付出███名安保人員,███名D級人員以及包括[數據刪除]博士在內的██名研究員傷亡的代價後,成功重建立收容。大部分測試區域被判定為無法修復,並被拆除以備稍後重建。昏迷的實驗監督員█████████博士於觀察室外被發現,情況危殆(詳見██████的醫療記錄。██/██/████);醫務人員成功將之喚醒以接受██████特工的盤問,隨後他被嚴厲訓斥並[數據刪除]。

備註:在封鎖區域裡只有一隻SCP-682在一堆殘骸附近被找到,顯然有著近乎完整的質量,而不是預計中的50%(在設施中散落的組織算入失去的質量之內) 。█████████博士的證詞表明SCP-682-A和-B在突破安保的時候表現出高度的協調性,但當SCP-682-B被安保人員重傷時,它立即被682 -A吞噬並重新吸收。完全損耗掉一部分的SCP-682個體被認為是近乎不可能的,相關研究已被叫停。特工██████

備註:儘管我們的部門很想知道,SCP-682在被分為兩半後是否保留著單一的意識,又或兩個對立個體在均勢被外力打破前能否真的維持合作,出於實際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建議再試一次。 -Noaqiyeum博士

--

項目: 60噸熱核炸彈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測試被O5-██否決

註釋:有人認為把SCP-682放到一次能在300公里以內造成三度燒傷的爆炸的中心裡是個好主意,但是只要它有機率在爆炸中活下來我們就不能這麼幹。是的,這是一枚他媽的核彈,但如果682活下來又適應了的話那我們就難以想像地完蛋了。 O5-█

--
項目:SCP-447填裝的標配M14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測試被O5-██否決

註釋:即使有微弱的希望能用填充以綠色粘液的槍殺死682,但如果它接觸到682的屍體後產生反應,那我們都要被[數據刪除]並且完蛋了。 -Church博士

--
項目:SCP-914

樣本測試記錄:
[數據刪除]

處決試驗記錄:
對[數據刪除]的“精加工”或者“超精加工”選項不能被任何接觸過SCP-682的員工所使用。另外,任何被SCP-682接觸過的物體不許以SCP-914進行加工。任何嘗試違抗這條指令[數據刪除]。

備註:對於隔間而言,SCP-682的大部分形態都太大了。此外,組織測試顯示出SCP-682對SCP-914有…一些未預料到的反應。最後,對於這種測試而言,SCP-914實在是一個太貴重,太纖弱的研究工具了。它在事故(CN:682-119857)後差點受到了損傷,而且一再[數據刪除]。一旦造成的後果得到恢復[數據刪除]。

註釋:考慮914對普通有機物所做的改變,這真的會令人驚訝嗎?- G博士

--

項目: SCP-826,裝有一(1)份名為"一個如果能認出那條該死的蜥蜴就能而且會去永久殺死SCP-682的大致上和藹友善的東西",由██████博士所寫的12頁的短篇故事,詳細描寫了一頭龐大而且友好的怪獸,被描述為能永久殺死SCP-682,以及一(1)名配有一(1)輛用來躲避SCP-682的2010 Ducati Multistrada摩托車的D級人員(D-682-32)

**樣本測試記錄:* *

處決試驗記錄:
故事放到了SCP-826之間,並將之放在一個██米X ██米X ██米大小的空置大房間中,房間裡有個大小足以令SCP-682穿過的遙控門。SCP-682被安全地帶至入口前。研究員清空區域後,便遙控將門打開,展現出一片類似於故事中描寫的綠色牧場。SCP-682不願穿過門,故D-682-32作為"誘餌"被派遣進去。682穿過門,隨後門就在他們身後關上。30分鐘後,SCP-682帶著少許損傷從先前進入的門衝出,殺死了██名研究員及██名特工。據倖存員工描述,故事中的草場已經變成了"戰場",滿佈著衝擊坑以及大量四散著的身體部位。這些部位估計是來自於故事中的那個"東西"的。回收到的故事被重新命名為“一個嘗試把SCP-682永久殺死但失敗了的大致上和藹友善的東西”,文本明顯變厚了,增加了209頁描述著兩頭怪物之間的史詩式戰鬥的單頁。

再次誘導SCP-682進入SCP-826的嘗試皆遇到SCP-682的不配合。
--

項目:SCP-743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無意外地被消耗。

處決試驗記錄:
將SCP-743的容器運送進測試室,SCP-682已經從主收容室被釋放入該房間。SCP-743的容器被遙控打開。觀察到SCP-743處於靜止狀態;SCP-682似乎無視了SCP-743。在█分鐘後,SCP-743開始湧出液體;SCP-682在幾秒內得知。SCP-682小心翼翼地接近SCP-743並品嚐其流出的液體。SCP-682開始舔食從SCP-743流出的液體。在██秒後,SCP-682用前肢抓住SCP-743把液體直接往嘴中倒。SCP-682喝了██分鐘,不時在背上[數據刪除]。SCP-743停止流出液體並開始進食。SCP-682嘗試驅趕蟻群,但很快被其覆蓋滿了。蟻群開始進食已停止移動的SCP-682。

██分鐘後,在SCP-682的質量下降至原本的79%後,SCP-682張開它的嘴並伸出舌頭。SCP-682的舌頭變的有粘性並且長達5米,類似於食蟻獸的舌頭。SCP-682開始用舌頭舔食在它身上的螞蟻,每次能舔食上千隻。直到測試終止為止,SCP-682和SCP-743互相進食了█個小時。在隨後██天內,SCP-682表現出比平時更快的恢復速度。適應產生的舌頭繼續存在了█天。

註釋:SCP-743視SCP-682為有機體,但這幾乎不能確鑿證明。更值得讓人注意的是進食743的液體能否使682的恢復速度加快。如果真的是這樣,743和682則需要盡可能地離對方遠遠的。 — Lambert博士

--

項目:SCP-063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被消滅。在分子層面上沒有痕跡留下。

處決試驗記錄:
SCP-063被設置在一個被安裝在682的場地中,可旋轉的機械臂上。在剛開始取得了一部分成效,在恢復速度超過摧毀速度之前,SCP-682失去了超過20%的體重。新生的組織不容易受到SCP-063的消除效應影響:682破壞了機械臂使063在地上挖出了一個洞,在稍後被回收。在重新建立收容之前682把抓握肢體伸長入洞中並重傷了兩名安保人員。

假說:682並不受以地球為基的生物化學所串縛,而且如有必要的話能將自已適應成"有機"或"無機"體。實驗室裡的一些小伙子在爭論我們是否能把它分類為“活著”,至少我們理解生命。這讓我很焦慮,因為一個非生非死的有智慧怪物……好吧,這就是以你的名義犧牲你自己的地方。 — Zara博士

--

項目:SCP-807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一份“682大餐”(將10公斤腐肉和尖銳碎骨,10公升發臭的蛋黃醬,1公升氰化鉀,以及1公斤鹽酸嗎啡混合成固體後透過SCP-807轉變而成)被扔進測試室中。

SCP-682吃掉“大餐”,然後大聲要求再來一些。9分鐘後,SCP-682倒在地上。

在觀察了45分鐘之後,SCP-682仍沒有移動。兩名穿著抗807保護服的D級人員被派進去驗證SCP-682是否真正死亡;D級人員攜帶了更多“大餐”,以備在SCP-682需要被引開注意時使用。

“大餐”被放在SCP-682的頭部附近的地上;作為回應,SCP-682睜開眼睛開始虛弱地咬食離它最近的"大餐"。

D級人員開始觸碰SCP-682,並相信它已變得無害;此時,SCP-682的皮膚至少出現11處裂開,從各個方向噴射出極高壓(估測2.7百萬帕斯卡)的血液。和血液的接觸破壞了抗807防護服,兩名D級人員都被污染。

D級人員開始[數據刪除];此時SCP-682已吃完了第二份"“大餐”,在皮膚開始癒合的同時,兩名D級人員已被處決。然後SCP-682以進食第一份"大餐"時的速度和熱情吃完第三份"大餐"。

--

項目:SCP-662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Deeds先生被召喚出來,被詢問他是否能一勞永逸地摧毀SCP-682。

Deeds先生回應道:“非常抱歉,先生,我恐怕做不到。”

Deeds先生被詢問他是否能殺死SCP-682。

Deeds先生回應道:“再一次,先生,非常抱歉,我恐怕做不到。”

Deeds先生被詢問他是否能使SCP-682無力化。

Deeds先生回應道:“事實上…要取決於先生你所說的'無力化'是什麼意思,並且取決於先生你想要它無力化多久…是的。”

Deeds先生被要求闡述他會如何進行行動。

Deeds先生回應道:“先生,最簡單並且最快的方法我必須指出這並非是最有效的就是我把自己餵給那生物吃;在它進食我的血肉的同時,它的攻擊性必定會被削弱。這是最簡單的因為我並不用作任何準備,先生,但是我敢肯定你會明白這對那生物的整體影響都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我以戰鬥吸引那生物的注意力,不管持械與否,我都肯定能在一段長時間內引開它的注意力及攻擊能力;不幸的是,我恐怕那生物最後會將我擊敗,此時它會就如先前我所描述的一般去進食我的血肉。但是,我肯定能用各種有害物質去將我自己設成陷阱-安眠藥,也許,或者爆炸品,或者神經毒素膠囊,甚至是[已編輯],那樣的話當那生物不可避免地吞噬我的時候,會受到更嚴重的損傷。話雖如此,先生,我必須提醒你,以這生物的恢復能力來說,很遺憾地我對它造 成的任何傷害都是暫時性的。”

Deeds先生被感謝並解散。

註釋:基於安保失效的考慮,Deeds先生對於[已編輯]的知識不會被考慮。

--

項目:SCP-738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研究員坐在SCP-738-2上,並詢問“為了永久摧毀被我們稱為SCP-682的物體,並同時讓這個星球、它上面的生物圈、人類、人類文明、SCP基金會、以及宇宙中剩下的部分完好無損,你想以什麼作為交換?”

實體採取與測試203時相同的形態,併申明“你們基金會付不起這個價,而你這個人無疑是付不起的。”然後不再有進一步回應。

--

項目:SCP-272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將SCP-682放進一個被三十(30)個二千(2000)瓦球場燈所包圍的場地中,只有一(1)盞燈亮著。把SCP-272丟到SCP-682的影子裡,並正如預期一般嵌入強化混凝土地面中。SCP-682很快發現自己被影子中SCP-272困住了,並開始攻擊SCP-272。然後SCP-682在攻擊途中突然停止動作,在近距離觀察272,吐出難以理解的字串,之後緩緩從SCP-272前退開。

所有三十個球場燈以4Hz頻率的"迪斯可"規律隨機開關頻閃。SCP-682在場地裡隨著頻閃規律被四處亂摔,並受到嚴重的傷害。

在五十五(55)分鐘後,SCP-682的表皮已有超過95%被磨損,左前肢被切斷,六十三(63)顆牙齒從嘴裡掉落,頭骨已粉碎到連一雙眼珠也從眼眶中掉出。此時,SCP-682曝露出來的皮下組織開始發光。光線的強度急速增長至比球場燈更明亮的程度,使SCP-682的影子完全被驅散。然後SCP-682倒在地上,不再受到頻閃的影響。

SCP-682持續發光了四十八(48)小時,在這段時間內沒有移動;進去回收SCP-272的D級人員沒有受到攻擊,但在SCP-682的光線照射下,其視網膜仍在穿戴了護眼罩的情況下受到永久性損傷。48小時後,SCP-682恢復正常活動。

備註:682是如何知道不能攻擊272的?它認識這東西嗎?它是否能閱讀刻在272表面的字符呢?如果682有讀寫能力的話,它對文字模因抹殺媒介會不會比較脆弱呢?歡迎就可行性研究提出建議。

--

項目:SCP-343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詳見事故報告682-TFTBS1

--

項目:[[[SCP-963] ]]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詳見事故報告682-WO2BTL

- -

項目: SCP-702

樣本測試記錄:
組織樣本作為交易物給予SCP-702-1。702-1接受了,給出了一個通常在[已編輯]加盟店發售的雙層肉餅漢堡。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裝起來作為一個交易物給予SCP-702-1。702-1在拿走它之前考慮了約13分鐘。留下的交易物為一個金屬籠子,裡面裝了一隻紅領綠鸚鵡(Psittacula krameri manillensis)的標本。

在16小時後,SCP-682在交易發生的地方被退還回來,沒有裝在收容箱裡。SCP-702-1不願意透露關於這次事件的信息。在重新進行收容時檢測了SCP-682反芻物,發現了來自許多不同異常物品的碎片,包括[數據刪除]。鸚鵡標本目前被保管在Quater博士的辦公室中。

--

項目:SCP-096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裝著SCP-096的收容箱被送到SCP-682的房間內。人員清空四周後容器被遙控打開。

雙方的尖叫持續了廿七(27)小時,然後噪音突然停止。聲納攝影裝置顕示出SCP-096嚴重"受傷"並在西南角蜷縮成一團,似乎很沮喪。SCP-682則在房間的最北面,大約85%的初始質量消失了。重收容小隊較為容易地回收兩名個體。

隨後再嘗試將SCP-096曝露予SCP-682時會使它轉離682,跳到某處並尖叫著撓自己的臉。

--

項目:SCP-536

樣本測試記錄:
組織被分成多份樣本並各自受到SCP-536的不同刻度盤影響。值得注意的結果如下:
*增大g:組織重組成了中子衰退物質。
*減小e:組織變成一團離子云,在物理法則正常後恢復。
*減小theta:組織崩潰。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的收容容器被放入SCP-536中。光速,強原子力,基本電荷的刻度盤逐步調小。682的收容容器幾乎在瞬間就被摧毀,682的身體也開始崩潰。由於強光和輻射,無法進行視覺觀察。自由的中子,介子,k介子,還有一些異常的介子(在[已編輯]中有所描述)被探測到。實驗開始55秒後,主探測器失效。
在啟動副探測器後,所有刻度盤都在最低水平。682再一次在艙室中可見,體積大概為正常時的約1%。分析表示682已重組為了一種未知的物質形態,以量子效應團在一起。
助理研究員███████暴怒,開始暴力地亂調刻度盤,隨後被移出實驗室。682在物理法則恢復正常後回復為原來的摸樣。

備註:我不會責怪他的。我發誓,當時,那團東西看起來就像在享受這場實驗一樣。

--

項目:SCP-524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毫無意外地被吃掉。

處決試驗記錄:

SCP-524和SCP-682被引進到測試場地。SCP-682狐疑地檢查SCP-524,此時SCP-524開始啃咬SCP-682的右前肢。SCP-682向後跳去,發出咆哮。SCP-524追趕了SCP-682兩分鐘,此時SCP-682沿著測試室的牆爬上了SCP-524夠不著的四(4)米高處。SCP-524停止了追趕並開始用它的爪子洗臉;它持續了這個動作15分鐘,期間SCP- 682一直留在牆壁上SCP-524夠不著的4米高處。

SCP-524跑到測試場地的另一邊去,開始破壞收容。測試終止。

--

項目:SCP-811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毫無意外地被消滅。

處決試驗記錄:
因為有極大的損失實驗物的風險,故而不允許SCP-811與SCP-682進行直接接觸。取而代之的是將在超過██個月中從SCP-811表皮膿皰收集的黏液,並通過高壓水泵噴射到SCP-682身上。SCP-682的軀體被消滅了27%,黏液遇到包裹著剩餘部分的完整骨質結構後,無法進行進一步的腐蝕。

--

項目:SCP-1237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一次蓄意的收容失效被誘發,一名SCP-1237-1-L個體被批准於安全距離進行觀測。在重收容完成前有13名安保人員被殺。服用了████████████的測試者被誘導進入REM睡眠,散發SCP-1237並被指示夢見682是一隻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家貓,所以安保小隊能輕鬆地殺死它。
在SCP-1237事件發生的7秒後,對像開始猛烈動作。測試者在32秒後被確認死亡。屍檢發現測試者的身體佈滿了抓痕和咬痕並感染了黑死病,弓形體病,以及亞急性局部淋巴腺炎(“貓抓熱”)。死亡的安保人員的屍體發現了同樣的狀況。一頭小型家貓在SCP-682的收容隔間內被發現,正清洗皮毛上的血跡;這隻貓在三小時內變回SCP-682。

--

項目:SCP-1361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毫無意外地被吞噬。來自SCP-682的DNA標記隨後出現於SCP-1361的樣本內。樣本顯得更耐焚燒。

處決試驗記錄:
一塊SCP-1361的次要樣本被允許生長到1000公斤重。SCP-682的收容隔間以酸清洗,然後將SCP-1361從SCP-682的上方傾倒而下。SCP-1361覆蓋並完全吞沒了SCP-682,在隨後三小時內都沒有觀測到動靜。在暴露後的3到7小時期間,SCP-1361開始長出腿,口,和一個類似SCP-682的物理外觀。SCP-1361突破了收容並用類似SCP-682的手法攻擊了基金會人員並殺死了17人。SCP-1361被證實在此型態對小型武器免疫;必須使用空投凝固汽油彈焚毀樣本,隨後一副被證明屬於SCP-682的骨架和循環系統從其殘骸中尋獲。殘骸被送回SCP- 682的收容隔間,並在6小時內再生成SCP-682。隨後的組織測試指出SCP-682暫時含有數個存在於SCP-1361的動物物種的DNA標記,並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豬皮香味。

--

項目:SCP-1933

樣本測試記錄:
樣本被浸入1升來自SCP-1933的體液。樣本完全被轉化為百利甜。

處決試驗記錄:用超過三個月的時間從SCP-1933上收集了200升體液。大量液體被注入SCP-682的收容室。

SCP-682開始迅速消耗液體,並明顯表現出遠比一個攝入相同數量的百利甜的人類更快的酒精中毒跡象。這已被假定為是SCP-682的一部分解剖結構被轉化為百利甜的結果;然而,SCP-682並沒有死亡,而是繼續消耗著液體。當它已經消耗完所有的液體時,SCP-682癱在地上,並開始大聲叫著用爪抓它的臉和腹部。5分鐘後,SCP-682開始吐出似乎是SCP-1933體液但是數量更多的液體;同時,與嘔吐物接觸的收容室的地板和牆壁立即轉化為百利甜,導致結構損壞及收容失效。測試中止;剩餘的嘔吐物被焚燒。SCP-682隨後沒有顯示出進一步的酒精中毒跡象。

--

項目: SCP-507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在一次無關的收容突破中由於身體遭受到嚴重損傷而停止活動時,SCP-507被尼龍扣條固定在SCP-682左前臂上。在場人員繼續使用高壓水管向除SCP-507所固定在的四肢以外的SCP-682身體部分噴射鹽酸。7小時52分鐘後,SCP-507的異常性質啟動,與SCP-682一齊消失。

SCP-507在63小時之後在8,000千米外,Site ██附近的一片無人區域內重新出現,被與收容人員在測試開始時使用的尼龍扣條顏色不同的尼龍扣條固定在一個帶有尖牙和殘翅,但除此以外與SCP-682完全相同的生物上。一封手寫便簽被發現別在SCP-507的胸口,內容寫道;

尊敬的5802-Sigma-Blue-Romeo號宇宙;

現在這是你們的問題了,傻瓜。


項目:SCP-2599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SCP-2599被要求攻擊SCP-682,“直到它200%被確認死亡”。SCP-2599隨後與SCP-682戰鬥42分鐘,在最後,SCP-682四肢中的三個被切斷,其胸部被壓碎,其兩個眼球都已經破裂。SCP-2599隨後抓住了SCP-682的頭部,似乎準備將其從SCP-682的身體上扯下。作為答复,SCP-682說道:“殺了我,你這袋器官,殺了我。”

SCP-2599立刻釋放了SCP-682,並在試驗場地內站立不動,直到安保人員將其移走。隨後在SCP-682恢復前將其抹殺的嘗試沒有顯著效果。

備註:理論認為具體的“殺了我”在一定層面上地位高於更為抽象的“攻擊它直到它200%被確認死亡”。

--

項目:SCP-513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1/22 /██,15:00 :SCP-682通過焚燒暫時喪失行動能力並轉移到有視頻監控並隔音密封的實驗室。

1/22 /██,16:00:SCP-513安裝在機械手臂上帶入實驗室。

1/22 /██,16:30:SCP-682完全再生。

1/22 /██,16:35:機械臂搖響三次SCP-513,在第一聲鈴響後,SCP-682開始嚎叫,並摀住了自己的“耳朵”(由於解剖學的差異和缺乏可見的耳朵,我們假設它是通過覆蓋它頭部兩側的動作來捂“耳朵”的)。

1/22 /██,16:36:SCP-513由機械手臂回收並返回收容間。

1/22 /██,16:40:SCP-682鬆開了它的“耳朵”,開始在實驗室裡踱步。

1/23 /██,16:40:SCP-682繼續踱步。

1/24 /██,16:40:SCP-682繼續踱步。

1/25 /██,16:40:SCP-682繼續踱步。

1/26 /██,16:40:大規模的霧化吸入式的鎮靜劑和安定劑通過通風口引入到實驗室。

1/26 /██,16:45:SCP-682失去了意識。

1/26 /██,16:46:SCP-682開始夢遊。

1/26 /██,16:47:SCP-682收容失效。控制室研究人員看到了了一個蒼白、稀薄、有著巨大爪子,類似SCP-682的實體。但安全錄像顯示現場並沒有這樣的實體。由於集體歇斯底里,安保小隊無法重新建立SCP-682的收容並且看見鏡頭中反复在牆上被撕裂的空氣。

1/26 /██,18:00:機動特遣隊Eta-10[數據刪除]部署,配備HUD視頻功能的封閉式頭盔。SCP-682失去了意識並停留在scp - 513的收容間,蜷縮在收容SCP-513的明膠立方體中

1/26 /██,18:30:SCP-682回到收容,被鹽酸高壓噴霧喚醒。SCP-682抱怨說研究人員打斷了它“多麼可愛的一個美夢啊”。

持續監控和單獨測試驗證SCP-513和SCP-682相互無持久影響。

測試後觀察:基於SCP-682最初的不良反應,我們無法了解實體是SCP-513的一部分,還是別的什麼東西。無論是什麼,它令我們損失了現場67%的研究員和45%的D級,由此提議暫停針對SCP-682的認知危害型測試,直到我們明白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Dr. Kerboros。

批准, O5-4

--

項目:SCP-2140

樣本測試記錄:無;在O5命令下批准

  • *處決試驗記錄:**

此後應當阻止SCP-682留下任何記號,符號,或任何種類的文字。

-

項目:SCP-2935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對SCP-2935進行探索時,機動特遣隊E -13發現了暫時收容在Site-81的SCP-682。進一步調查後,發現其沒有生命跡象。

備註:基於SCP-2935的性質,未必可能或根本不可能重現這樣的結果。然而,這的確回答了其他平行現實無法實現的問題。不確定這對我們的現實意味著什麼。——Harrison博士,Site-81

-
項目:提案把SCP-682運到軌道飛船,然後激活SCP-1012

樣本測試記錄:
被O5-██否決

處決試驗記錄:
測試被O5-██否決

備註:又一次,遵循感覺。這實驗有三種可能的結果。第1種,實驗成功。第2種,你們把一艘宇宙飛船送給了682。第3種,宇宙飛船與我們想像的不同,離地球的距離不夠遠,1012在成功消滅682的同時也將地球解體。否拒。

-

項目:SCP-2337

樣本測試記錄:SCP-2337被告知SCP-682是一個頑固的食評家,且它需要聽取一個可證明哪樣食品是最好存在的,令人信服的證據。在SCP-2337進行十分鐘的,關於蠕蟲軟糖種種優勢的演說後,組織樣本被產生的聲波衝擊解體。SCP-2337似乎非常得意。

處決試驗記錄:在被告知SCP-682是一個“著名的極端反蠕蟲軟糖者”後,SCP-2337發出小號般的刺耳聲,並進入SCP-682的收容室中。

<開始記錄>

SCP-2337:貴族火雞的姿態!十一千打仗坐墊的拳頭!它素那個嘎!該死的龍捲風,嘶轟嘎!

SCP-682:滾。

SCP-2337:嚎主意有!嘎!

[SCP-2337用聲波衝擊破壞了SCP-682房間的南防爆門,然後走出了房間,再次看起來非常得意。以收容措施人員的極小傷亡避免了此次SCP-682的收容失效。]

<記錄結束>

樣本測試記錄:
被O5-██否決

處決試驗記錄:
測試被O5-██否決

備註:兩隻SCP-682實體間的潛在永久對峙可能解決收容問題,但是將一個實體轉移到我們的維度會帶來不必要的危險,更不用說對另一隻SCP-682的收容,或者兩者選擇合作帶來的後果。否拒。

-

項目:●●|●●●●●|●●|●

樣本測試記錄:組織無意外地被帶走。

處決試驗記錄:SCP-682被束縛於145-B房間,鐳射啟動並開始切割SCP-682的後背;控制室的緊急出口被關閉。

<開始記錄>

<9秒時> SCP-682:你在幹什麼?

<13秒時> 鐳射開始在SCP-682的皮上刻下具有信息危害的數據,SCP-682發出了巨吼

<14秒時> 控制室的緊急出口被關閉

<124秒時> 鐳射切割結束

<126秒時> ●●|●●●●●|●●|●出現

<132秒時> // SCP-682掙脫束縛//

<134秒時>

<135秒時> SCP-682開始發聲

<136秒時> ●●|●●●●●|●●|●消失,僅帶走了SCP-682刻上信息危害數據部分的皮膚。實驗終止。

<記錄結束>

-

項目:Heikkila博士

樣本測試記錄:
被O5-██否決

處決試驗記錄:
測試被O5-██否決

備註:禁止Heikkila博士與SCP-682任何形式的交互。無法理解他想要這麼做的理由。由於有模因污染的可能,Heikkila博士被拘留。否拒。

--

項目:SCP-2305-A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一份關於SCP -682的SCP-2305-A文件生成,並在O5-██命令下被轉寫到此記錄。

項目編號:SCP-682

項目等級:Keter

建議無效化方法:在一個去往月球的航天飛機上削弱SCP-682,並成功移除其約90%的身體質量後,實施自動防故障TANGA-34(FAIL-SAFE-TANGA-34)行動。自動防故障TANGA-34(FAIL-SAFE-TANGA-34)行動包含以下步驟:
1):將20,200,500,000顆RDS-220氫彈與750個SCP-2195-1樣例轉移到月球,並將其分散到月球表面。它將會被位於Site-19的10個獨立的引爆器引爆。炸彈製作材料將由SCP-2400製造並由SCP-2195-1死產案例收集。

2):將300個Tilda/Cimmerian現實真空配件在月球上以六邊形樣式接起,每個配件間相距約35千米。TCRVAs會維護月球上的爆炸以避免任何碎片擊中地球。

3):Area-0-TANGA被建造於地球地表下4000千米,並且目前包含著一個大概月球大小的,用SCP-2400材料建造的巨大球體。SCP-1056將被用來縮小球體以便運輸。

4):爆炸過後,通過使用一種修改後的TALISMAN)算法製造非致命認知危害記憶消除,對大約80%的世界人口進行記憶刪除。記憶刪除也會發放至所有常見媒體,如報紙,電視,廣告牌,以及一些知名網站的信息來源。

無效化嘗試結果:當虛弱化的SCP-682到達月球表面後,所有爆炸物被引爆。TCRVA成功減弱了爆炸的威力,致使大約150顆大型隕石擊中地球。球體成功移到月球的軌道場上,並恢復到原來的大小。記憶刪除成功發放至約78%的世界人口。但是,屬於SCP-682的0.03毫升血液未被爆炸摧毀且對此產生了適應。SCP-682成長到了約土星的大小,並接著摧毀並吃掉了數個太陽系行星。

“中心思想:”這就是世界完結的方式。不是砰的一聲垮掉,而是用力地咀嚼著消亡。說真的,別亂搞這蜥蜴。>:(

--

項目:SCP-241

備註:更多的關於SCP-241的實驗用於證明它反常的能力能夠用於對抗SCP-682.剝離D級人員D-682-39的皮膚組織,將其包被在一根鋼棍的一端. D-682-40用鋼棍掀開SCP-241,確保僅有D-682-39的皮膚組織接觸SCP-241. SCP-241顯示與上一次翻開時不同的食譜. D-682-40製備了其中一份食物,分別由D-682-39和D-682-40食用. D-682-39於6分鐘後死於過敏性休克,而D-682-40無明顯異常.

SCP-241曾被認為可以用於對抗SCP- 682.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SCP-682的組織樣本被固定在鋼棍一端, D-682-40用這根鋼棍掀開SCP-241. SCP- 241展示了不同於上一次打開時寫在上面的食譜.對於99種食譜,其中三種用未知的語言書寫,又有兩種是無法理解的"單詞沙拉",還有一種是致死模因.剩餘的93種食譜,至少其中的一個步驟或一種食材,是100%不可能完美復現的. 例如:

  • "在上菜前冷卻到-10,000F°."
  • "用反物質香菜做裝飾."
  • "醃製900萬億年."

指派D-682-41製作可理解的93種食譜,使用SCP-241配合一份“修正單”(由Dr. █████給出) ,其中不可能實現的步驟和食材被最大程度的盡可能的代替。一經完成,食物將被送到SCP-682的監管室. SCP-682對所有93種菜品,均無過敏反應.
--

項目:[[[SCP-2578]] ]-D

備註:試驗由SCP-2578-D獨立於基金會進行。作為處決試驗的二級指定已賦予了事件-2578-682-1。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在對SCP-682的收容室進行例行維護檢查期間,SCP-682連續遭受了五次顱骨穿透傷,並且在大約32分鐘內的時間沒有反應。在其恢復後,SCP-682朝天花板大喊“操你和你的三個新月”。五分鐘後,Dr. Naismith通過其個人電子郵件賬戶收到了以下SCP-2578-B實例:

[三新月符號]已經失敗了. [三新月符號]大為尷尬,並為可厭的蜥蜴的繼續存在而感到遺憾。命令就是命令。而且為了記錄, [三新月符號]並沒有逃避。

--

項目:SCP-2617

樣本測試記錄:
沒有受到SCP-2617-A個體的攻擊。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在俄羅斯被遺棄的村莊█████████處通過空運被釋放,並開始襲擊該村莊。坐標被設置與SCP-682的位置相對應,這樣生成了█,███個SCP-2617-A個體,這些個體持有SCP-2617-B的███獨特變體。SCP-2617-A個體們攻擊了SCP-682,毀壞了其高達45%的身體質量。

處決實驗開始5小時後,SCP-682發射了一系列的無線電波。SCP-2617-C消失了,所有的SCP-2617-A和SCP-2617-B實體均遭受到自發地昇華。監督處決實驗的人員也暴露在了無線電波中,對這些人員的審查表明,他們無法認識到俄羅斯的概念。
--

項目:SCP-169

樣本測試記錄:
被O5-██否決

**處決試驗記錄:* *
被O5-██否決

備註:
不能這麼做。我能理解你的想法,認為捉捕169並讓它對付682可能成功。但考慮到它已經成功存活並適應我們對其施加的一切,如果在它被169吃掉之後,上帝保佑它不會,長成169一般大,那麼人類就是自取滅亡了。否決。

-
項目:SCP-2722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暴露在SCP-2722下。這艘船的使用者很快通過使用該船的鎖定措施而得到保護,並被命令嘗試和使用他們可用的任何方法來處決682。利用SCP-2722的現實扭曲能力,飛船被傳送到了仙女座星系的████████-██恆星系。SCP-2722的亞光速碳原子立即射向了SCP-682,似乎消滅了項目,但它顯示出了適應能力和再生能力。SCP-682調整了自己的尺寸,以便與SCP-2722的尺寸相匹配,並且突然以SCP-2722的雷達無法探測到的速度攻擊了飛船,使飛船在幾秒鐘之內脫離了恆星系的邊界並穿過了星系,SCP-682緊隨其後。然而,SCP-2722周圍的力場抵擋住了攻擊。使用者被指示試著再次向項目發射2722的巨型波動投射砲,船立即完成了這次攻擊。光束擊中了682的外殼,穿過了星系,猛烈地衝擊了仙后座,並將其還原為了原子鍵。

SCP-682的殘骸被指示由OTF 7 ("Rama Repairmen")收集,隨後飛船利用現實扭曲能力返回了地球。處決試驗被認為失敗了,因為SCP-682自爆炸約[數據編輯]小時後於之中從細胞層面重生。

-

項目:SCP-939-██和SCP-939-███

樣本測試記錄:
沒有被SCP-939 -██或SCP-939-███攻擊

處決試驗記錄:
SCP-939-██與SCP-939-███同時進入SCP-682的收容室。SCP-939-██與SCP-939-███看起來緊張,拒絕對SCP-682發起攻擊並不斷地呼救。SCP-682對它們發起攻擊,在殘忍地損毀它們的軀體後將兩個項目吞食。

備註: SCP-939與SCP-682不怎麼相配。我想我們最近不會使用它們,別把這怪物再放出來了。

-

項目:SCP-012

樣本測試記錄:
在O5指揮部命令下略過。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在SCP-012的容器被放入SCP-682的收容室內之前被實施了重度鎮靜。SCP-012的容器是通過遙控打開的。SCP-682似乎受到了SCP-012的影響,它開始抓自己,試圖排出血液,但似乎無效。幾分鐘後,在SCP-682意識到組織無法被修復完滿之前,SCP-682的左前臂、左後腿和其主體的大約32%的質量已經被除去。SCP-682隨後進入了狂暴狀態並突破了收容,在SCP-682被重新收容前造成了██個人員傷亡。

備註:我真希望我們能這樣讓SCP-682自殺。 - ████博士

-

項目:帶有SCP-096照片的SCP-173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被O5-██否決

備註:不。絕對不行。拋開SCP-682的威脅不談,單談製造出一個因為害怕SCP-096的反應而不能被觀察的SCP-173的行為無異於自取滅亡。而基金會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有哪怕一絲的這種想法。堅決否決。

--

項目:SCP-372.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在重度鎮靜狀態下被帶入了測試房間。SCP-372隨後被引入了測試房間。SCP-682甦醒了,開始在測試房間裡游盪,顯得很是困惑。大約在測試開始的10分鐘後,682表示出它感受到了突如其來的疼痛,這暗示著它已經意識到372的存在。整整5分鐘後682身上出現了深深的裂傷及傷口,最終失去了其身體的25%。682發出了巨大的風箱般的痛苦叫聲,並開始隨機攻擊所有方向的空氣,很顯然是為了防禦SCP-372。六分鐘後,682仍然在被攻擊,它被看到用它的尾巴接觸372,似乎擊倒了372。682繼續接近372,隨後682被處以重度鎮靜,以防止失去SCP-372。

備註:好吧,至少我們知道那東西現在看來像什麼了……

-

項目:SCP-1437

樣本測試記錄:組織被沒有問題地扔了進去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制伏並被帶到了Area-██,即SCP-1437所處的區域。當其被丟下SCP-1437時,SCP-682並沒有回上來,由此推測SCP-682已經被處決了。然而,2小時12分鐘後,SCP-682以每小時60-80公里的速度飛出了洞外。項目隨後開始在站點處憤怒地大搞破壞。機動特遣隊Nu-7 (落錘),被要求制服SCP-682。

備註:誰敢以我的名義參加這次試驗,就等著受到恐怖的懲罰吧!你他媽可以在把一隻該死的蜥蜴扔進洞里之前問一下!-Church博士

--

項目:浸入SCP-447的標配M14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試驗記錄:
被O5-█否決

備註:我們幾乎不可能能用一把浸入綠色粘液的槍殺死682。就算如果它真的把682解決掉了,682的屍體會染上詛咒,到時我們會徹底地被[數據刪除]然後完蛋。 - Church博士。

--

項目: SCP-216

樣本測試記錄:
N/A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鎮靜並切成了256個1x1x1英寸的立方體。每個立方體被推入了SCP-216的不同“組合”中,然後SCP-216被放回了SCP-682的收容間內,以防失敗。試驗開始2小時15分鐘後,SCP-682從SCP-216中完好無損地逃脫了出來,它頭上戴著個燈罩,並且表現出一種無比陶醉的狀態。

當SCP-682因疲勞與酒精而衰弱時,SCP-216被安全地從收容室中取出。

在這次處決試驗之後,SCP-682說:“有時,回家真好。”和“那是一個很棒的聚會。”

備註:什…什麼?啥?啥情況?這引起了好多問題!682有家庭或家嗎?還有更好的嗎?為什麼那個燈罩看起來這麼棒?請求進一步查看SCP-216以了解情況。— Dr. Sanders

--

項目: SCP-204

樣本測試記錄:
在O5指揮部命令下略過

**處決試驗記錄:* *
SCP-204-2的冒險行為被用來創造測試SCP-204-1戰鬥能力的慾望。通過精心編造的故事,SCP-682的存在被告知了SCP-204-2。給SCP-204-2的提示是,SCP-682是不可能用常規方法殺死的,只有擁有特殊本事的戰士才能打敗它。SCP-682被釋放了,並被重度鎮靜,放入了試驗房間。然後,SCP-204-2被通過氣閘送了進去。

<開始記錄>

<5分> SCP-682恢復了知覺並開始在試驗房間內移動。

<5分47秒> SCP-204-2開始向SCP-682大聲咒罵以激怒它。SCP-204-1此時化身為一名手持巨戰斧和風箏盾牌的超大裝甲騎士。

<5分59秒> SCP-682對著SCP-204-1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並向其衝鋒。

<6分9秒> SCP-204-1與SCP-682在一場類似古代角斗士的戰鬥中衝突著。SCP-204-2似乎全神貫注地觀察著這場戰鬥。

<16分51秒>由於這兩個SCPs的規模與力量,他們之間的戰鬥非常激烈。SCP-204-1已經成功地切斷或撕開了SCP-682的所有肢體,以及它的大部分肉和部分的頭部。SCP-204-1在戰鬥中遭受了巨大的傷害。SCP-204-1的“盾臂”在彎頭處折斷,斧頭也掉了一半。SCP-204-1的“裝甲”磨損嚴重,凹下,局部被撕裂。它似乎無法行走,儘管它仍然站在SCP-204-2和SCP-682之間。
<18分> SCP-682雖然沒有死亡,但已經完全喪失了能力。研究員指示SCP-204-2將SCP-682的殘餘物餵給SCP-204-1,以使其自身再生。

<26分29秒>當SCP-204-1忙於吃下其切斷的部分時,SCP-682開始再生。

<29分3秒> SCP-682恢復了運動能力並繼續攻擊SCP-204-1,這一次由於SCP-204-1當前的受傷狀態,它佔據了上風。

<29分46秒> SCP-204-2和SCP-682均已被鎮靜。SCP-682還用鹽酸進行了沖洗,以防止其再次嘗試破壞。SCP-204-2被從試驗房間中移出並返回了收容室。

<記錄結束>

備註:雖然SCP-204-1似乎能夠在激戰中擊敗SCP-682,但SCP-204-1的食肉性質似乎不是無效化SCP-682的有效方法。SCP-682再生太快了,使得SCP-204-1無法完全毀滅它。因此,建議將SCP-204-1作為在發生完全收容失效事件時針對SCP-682採取的最後手段。如果沒有別的辦法,這些雜種能在我們試圖重新控制局勢的時候互相攻擊。

附錄:建議被拒絕。我們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在一個Keter級SCP收容失效情況下冒險承受第二個Keter級SCP收容失效的風險。-O5命令

--

項目: SCP-3108

樣本測試記錄:
組織被轉化為了一片巨型葉尾壁虎的組織。

處決試驗記錄:
D-1787被指示進入SCP-682的收容室,用SCP-3108射擊SCP-682。由於恐懼而射偏了6次之後,D-1782成功地用一個SCP-3108-1命中了SCP-682。然而,SCP-682並沒有像預期的那樣變差,反而開始變得更大,並獲得了在受到威脅時爆炸的能力,然後恢復。SCP-682最終在這種狀態下突破了收容,造成了██人死亡。SCP-682在恢復正常狀態後成功地被炮火制服,並被重新收容。

備註:我有一個關於剛剛發生的事情的理論:SCP-3108導致物體“低劣”於其自身,對嗎?那麼,SCP-3108將SCP-682轉化成了一種被基金會認為是更差、更低劣的東西:更大、更強、足夠強大以突破收容。實際上,SCP-682在能力衰退的情況下並不會被認為比我們更差。— Dr. Westrin

--

項目: SCP-2719

樣本 SCP-682測試記錄:
SCP-682進入內部。

處決試驗記錄:
外部。

--

項目: SCP-106

樣本測試記錄:
N/A

處決試驗記錄:
被O5指令否決

備註:不!不!絕對不行!那會是一場等待發生的災難!首先,移動它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更別提創建一個能夠同時容納兩者的收容間幾乎是不可能的。此外,還有SCP-106進入休眠狀態的風險,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等待數月才能發生任何事情。

然而,最糟糕的是,還有它們兩個同時突破收容的風險。如果發生了這種情況,可能會引起連鎖反應,然後造成大量的生命損失。SCP-106也顯示出了感知性,兩個SCP可能會形成相互溝通。最終會妨害到基金會以後的工作。基金會連其中的任何一個都幾乎容納不了,更別說同時收容兩個。-Dr. Winfred

--

項目 SCP-3930

樣本測試記錄:
SCP-682的組織被帶入了虛空,並不復存在。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帶入了SCP-3930,並成功地消失了存在。然而,儘管SCP-682已不存在,基金會人員仍然看到了SCP-682。當觀察該實體時,在敘述看到了SCP-682出現的人員的大腦中回憶起了生動的圖像或記憶。有人觀察到該實體“攻擊”人員,殺害他們,儘管在這些攻擊中SCP-682並不存在。值得注意的是,以這種方式被殺害的人員都在他們大腦停止工作時死亡了,儘管他們的身體上出現了“物理損傷”。即使造成它們的實體並不存在,該實體造成的所有破壞都變成了“真實”的。15小時後,SCP-682在它的收容室內被發現了。尚不清楚SCP-682是如何在這一事件發生之後得以生存的。
--

項目: SCP-3207

樣本測試記錄: SCP-682的組織被SCP-3207擊中,導致其被完全破壞。在其相互作用後未發現SCP-682的組織有留下完整的有機殘留物。

處決試驗記錄: SCP-682被SCP-3207多次擊中。SCP-682被毀滅6小時後,理論上由SCP-682的組織組成的5個較小的生物體在SCP-682的收容室中生長,這些生物體成功地突破了限制並相互融合,重新產生了SCP-682。

-——

項目: SCP-3042

樣本測試記錄:無。SCP-3042與目前銘契的D級人員被送進SCP-682的收容室。在處決D級人員後,SCP-3042會在SCP-682身上銘契。

處決試驗記錄:否決。儘管結果會非常有趣,SCP-682很有可能會進入永久的憤怒狀態,並不斷造成收容失效。如果能找到更有效的對SCP-682的收容措施的話,我們可以到時再考慮這個。

--

項目: SCP-3922

樣本測試記錄: N/A

處決試驗記錄:在一場收容突破期間,SCP-3922被用於對SCP-682的防衛鏡頭進行十分鐘的記錄。目的是目睹SCP-682的似乎真實的處決並複制結果。這段視頻被改編成了一部72小時的軍事史詩電影,名為《活著的西西弗斯》(Sisyphus Among The Living),展示了SCP-3922-A對SCP-682發動的一次不成功的全面軍事攻擊。劇組成員包括Alan Rickman飾演的“Marius司令”、負責指揮SCP-682處決的執行的SCP-3922-A軍官,以及Michael Clarke Duncan飾演的"Havisham中尉",後者是影片前三分之一部分的主角。沒有觀察到對SCP-682造成致命損害。在影片的結尾,最後倖存的SCP-3922-A-一名衝鋒隊隊員1(由Patrick Swayze扮演)啟動了一個實驗裝置,將至少五個巨型靈長類動物實體(類似於SCP-PC-003的描述)傳送到了戰場上。最後的一個鏡頭是SCP-682在生物接近時大笑,1968年Tiny的歌曲《Livin' in the Sunlight, Lovin' in the Moonlight》在背景中播放。最後的字幕卡上寫著“TO BE CONTINUED”。

備註:演員全部由已故的著名男女演員組成的情況,可能是由於SCP-3922與SCP-2922-C之間的聯繫。

-——

項目: SCP-3519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實驗記錄:
(T-8) 02/25/19:鹽酸水平線被降低232cm以使SCP-682的頭部可再生。SCP-682被暴露於SCP-3519。SCP-682沒有出現自殺的意圖且當鹽酸水平線被恢復後觀察到持續笑了193秒。

(T-3) 02/29/19: 警告!Keter級收容單元完整性受損— SCP-682。警告!

(T+7) 03/12/19: SCP-682收容單元人員被推定已死亡。遠程傳感器(25%運作)顯示出可能的缺口。SCP-682應被假定已收容失效。— O5-6

(T+886) 08/12/21: 疑似遭遇SCP-682。在Hwy.163號穿越科羅拉多河。勞林遺址(35.17,-114.60)。SCP-2490在橋上再次趕上了我,傳送到了8m內。在它襲擊前,一隻巨大的快速爬行類動物從河裡冒了出來並把它咬成了兩半。當那隻爬行動物沉入水中時我想它說話了(相當確定不是幻聽):

— O5-6
--

項目:SCP-500

樣本測試記錄:N/A

處決實驗記錄:
被O5議會否決

O5-8注:凡提出此測試者,不得向終稿提出建議。這樣的測試不僅浪費了寶貴的資源,我們也不知道它會達成什麼效果,也不知道它會對SCP-682產生什麼影響。就我們所知,它可能會使這該死的東西更難控制。


項目:提案:守門者

樣本測試記錄:N/A

處決實驗記錄:
SCP-682跟隨一支戒備森嚴的飛行編隊抵達SCP-001機密地點附近,隨後被命令進入SCP-001主動攻擊範圍(Clef博士提議,一千米),並附有一個小型Go-Pro相機,以下顯示日誌:

**<開始日誌> **

SCP-001:忘記。

SCP-682:你覺得我會聽從一個cosplayer?你忘記了這發生的一切。

<SCP-001以劍指向SCP-682,隨後一起爆炸看起來將它吹飛到了SCP001半徑2英里外。>

<血液開始在相機穿梭中滴落,隨後鏡頭結束。>

日誌結束>

附錄:基金會人員到達現場時,SCP-682開始嘀咕:“骯髒的cosplayer。”在它因失血而昏厥前,4條腿中有2條不自然地彎曲,喉嚨後方有一條巨大的開放性疤痕,隨後可見多處疤痕。

Clef博士注:哇,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頂撞,即使是對於像SCP-001這樣的存在!我必須盡快研究這一點。

--

項目: SCP-407的重建/恢復。

**樣本測試記錄: **被O5議會否決。

處決實驗記錄:被O5議會否決。

附錄: O5-7的註釋:你們認為這是個玩笑,不是嗎?你們是否都在下注,看看誰能想出最荒謬和最頂尖的建議,你們可以想像這只是為了像一群孩子一樣的樂趣?當我們努力殺死該死的東西時,你們在嘻嘻哈哈地笑著?是嗎?

好吧。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建議在相同的項目中使用SCP-106,SCP-500,SCP-173和SCP-096,高空撞擊,SCP-3042以及其他幾個你都不知道的因為他們太愚蠢,甚至值得認可。現在,有人建議使用SCP-407。簡單的閱讀將展示這項工作所需的巨大風險和資源。

現在停止了。

讓我絕對清楚:SCP-682是我們曾經設法控制的最危險的實體之一。它希望我們的整個物種都死了,並且它有能力,它可以很好地實現這一目標。幾乎在每個意義上,我們對現實的理解都是完全陌生的。想像一下,如果它突破了收容,我們被迫引爆核裝置。最後。讓它適應;如果它適應我們最強大的武器之一會發生什麼。我們不僅僅會被束縛得超出信仰:這將是人類的終結。沒有什麼可以阻止它,我已經可以猜測有些人相信使用其他SCP可以工作了。它不會。這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它總是這樣。

這不是他媽的遊戲,真該死!這是我們物種生存的戰鬥,幾乎可以肯定,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和選擇了。一旦我們用完兩者,那麼……有兩種選擇:自殺,或等待它找到你。

所以無論是幫助……還是根本沒有幫助。

--

項目: SCP-393

樣本測試記錄:

處決實驗記錄:來自SCP-393的測試日誌。

測試SCP-393-4

開始記錄:

對象:1名已鏈接D級,男性

描述:新對像被指示在██/█/2███當天不做任何無關事項,並由閉路電視持續監控。

書寫:“今天以某種方式擊敗SCP-682。”

結果:結果與之前的測試完全相同,除了昏迷對象臉上凝固的驚駭表情。SCP-393鏈接到備用D級。

備註:值得一試…… ——研究助理██████

結束記錄

--

項目:King博士,由10名訓練有素的武裝保安人員陪同

樣本測試記錄: N/A

處決實驗記錄:人員進入SCP-682的收容室。所有人員保持至少25米的距離。衛兵準備射擊。SCP-682嗅了一下空氣然後笑了起來。

SCP-682:你們把那些叫做子彈?

King和衛兵似乎很困惑。所有的彈夾都被卸下,然後警衛們因為子彈實際上是蘋果籽而感到震驚。他們說他們確保在進入房間之前仔細檢查過。King博士瘋狂地跑開,警衛隨後。

“如果只有SCP-682會變成一個蘋果籽……”——King博士

--

項目:一匹馴化的普氏野馬(Equus ferus),已死,一個棒球棒

樣本測試記錄:
在O5指揮部命令下略過

處決實驗記錄: SCP-682拿起棒球棒並開始在已死的馬上揮動它。SCP-682似乎喜歡毆打測試材料。SCP-682回到收容所。

備註:成功!


項目: SCP-1370

樣本測試記錄:
SCP-1370被樣本擊敗.

處決實驗記錄:

<開始記錄>
** [SCP-1370被放置在測試區域。]**
SCP-1370:自由!終於自由了!人類將會被毀滅機器人Doombot踩在腳下!我殺戮完後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SCP-682:好計劃。我能幫上忙嗎,大師?

[SCP-1370試圖爬上SCP-682]

SCP-1370:是的!一隻死亡總統President Death的卑賤毀滅戰騎!齊心協力,絕望之機器人the Droid of Despair將會更加不可阻擋!

[此時測試停止了。SCP-1370被移除,SCP-682浸沒在強酸中。]
**<結束記錄>

** 備註:在此次事件之後,SCP-1370的殺傷力增加了10%。該差別是微不足道的

--

項目: SCP-3309

樣本測試記錄: N/A

處決實驗記錄:

[[collapsible show="根據有關部門的命令,該文件只有在5/3309級的許可下才能查閱" hide="遺忘提供了慰借。拿禮物!拿去!"]]

根據6/7781號文件,SCP-682的文件被描述為一個極其強大的實體,能夠適應任何傷害,並且在██/██/███ █激活了堅不可摧的SCP-3309。

理論上,不是SCP-3309處決了SCP-682,發生了CK級現實重建,記錄SCP-682的文件是在2008年創建的,並且SCP-682總是具有在文件中描述的外觀以便由SCP- 3309處決。

附在SCP-682當前文件中的是基金會各成員的一些評論,其中一些目前不存在,這些評論是在現實重建期間創建的。他們已在這裡記錄。

[錯誤]博士:如何使用傳送池,將這個東西扔進太空?

** Clef博士:**如果它在折返後能夠存活並回來怎麼辦?

[錯誤]研究員:離子驅動器相對容易製造。低溫冷凍,將其扔進傳送池,然後將其指向最近的黑洞。實際到達那裡需要一段時間,但在此期間沒有真正的理由擔心它。

Clef博士:低溫冷凍甚至可以起作用嗎?我的意思是,如果一個侵入性結晶生物不能阻止它…
Gears博士:如果它適應會發生什麼?這就是它可以突破收容的原因,它不斷適應的東西。它可能適應凍結[原文如此]和原始真空…然後再回來恢復生氣。在它們停止使用之後,它會失去一些新的適應性,但是,如果它能夠倖存下來,那麼在682上嘗試太多東西是很危險的

助理研究員Noaqiyeum:我們是否嘗試過以下任何一種方法:

SCP-157,可能可以和SCP-127一起
SCP-017
SCP-096
SCP-294,可能可以和SCP-075一起
SCP-053
SCP-061可能是非常有用的.
SCP-162
SCP-123.我真想看到臭蜥蜴試圖適應它.

** Fish博士:**最終被053得出的682的概念非常有趣.

SCP-923被命令以75強度在SCP-682完全再生大腦時向其射擊(之前SCP-682已半身受損並被放置於堪薩斯州一偏僻處)。當被射擊時,SCP-682尖叫、咆哮並發出數聲針對天空和基金會的咒罵(目標暫時明顯處於精神惡化的狀態)。當射擊停止時,SCP-682開始強化自身以產生數個發光的瘤並射出類似於SCP-923的75強度的光束。攻擊指向最近的人類(距其50千米外),然後是幾個基礎設施。

備註:SCP-682似乎具有一種循環模式,可以吸收精神增強的影響(如SCP-999)並在增強停止時將它們轉向至外界。對SCP-682進行精神增強的嘗試應予以警告以防止其將該效應轉向至外。

備註:你們是剛剛才注意到682適應了我們扔給它的[髒話已編輯]了嗎?你們從來沒有想過會發生這種事嗎?當我找到是誰允許這個測試後我要[已編輯]。——Dr.█████

--

項目:SCP-294得到的“SCP-682殺手” 。

樣本測試記錄:
在與液體接觸時,樣本開始破碎並腐爛,在三分鐘後破碎為細小粉末。

處決實驗記錄:將SCP-682收容室內的強酸暫時退去,大約一升“SCP-682殺手”倒於SCP-682的頭部。SCP-682的頭部開始腐爛並崩潰。液體觸碰到收容室後,受影響的區域立即溶解。

備註:如果我們能夠獲得足夠大的液體樣本,我們很有可能會成功!告訴你吧,我們正在努力嘗試。-Dr. █████████

--
項目: SCP-████

樣本測試記錄:
SCP-████用SCP-████的模因[已編輯]替換了部分組織樣本。所有有關於該組織或其變形的東西██████ ████ █████ ███ ████成功改變了██████ █████的身體,使其沒有完整的眼睛。

處決實驗記錄:[信息危害已刪除]違規使用了致幻劑。SCP-682沒有發生任何事故就被送回了它的房間。SCP-682發出的光線似乎只影響被SCP-████感染的反射表面而不影響SCP-████的微觀損傷。實驗中創建了三個SCP-████-D實例並立即將其置於完全黑暗中。一個SCP-████-3實例進入了基線現實,但很快就驚慌失措並回到它自己的[數據刪除],大推測是看到了SCP-682。

備註:O5議會和SCP-682一致同意永遠不要在此實驗之外再次引用此測試。進一步用SCP-████進行測試應立即焚毀。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